高级搜索:
半自动同轴剥线机
联系我们   联系人:余先生
  手 机:180-4692-7897
 电 话:0769-89209299
  传 真:0769-89209298
  邮 箱:sales@daumak
  地 址:东莞市大岭山颜屋大道

剥线机行情

版权所有:东莞市典桢机械有限公司 电话:0769-89209299 传真:0769-89209298
联系人:余先生 手机:180 4692 7897 邮箱:luke@daumak
地址:东莞市大岭山颜屋大道 工信部备案号:粤ICP备09017863号-3 技术支持:营销型网站建设【东莞天助】
  • 主页
  • 一品轩高手论坛
  • 六合彩无敌猪哥心水论坛
  • 铝箔纸
  • 主页 > 一品轩高手论坛 >

    封面新闻杯”中生真性情作文大赛参赛作品选登⑩

      发布时间:2018-01-06 23:17

      由封面新闻主办、华西都市报联合主办的“封面新闻杯”中小学生真性情作文大赛,初赛征稿已于2017年11月30日截止。评委团将对所有来稿进行评审,并结合网络人气投票,产生进入决赛的参赛学生名单。初赛结果将在封面新闻、华西都市报上公布,决赛定于2018年春节前,具体时间另行通知,请大家关注封面新闻、华西都市报的相关报道。决赛将通过现场作文比赛以及综合素质测试,最终由评委团评出各个奖项。从决赛中脱颖而出的优胜者,将获得表彰和奖励。初赛参赛作文将在华西都市报“少年派”版面上继续择优刊登。

      故乡是每个人心中解不开的千千结。每个人都有一种特殊的故乡情怀,不仅是每日吟诗作对风花雪月的文人。我有两个故乡,一个是彭州,一个是乐山。

      人情练达又爱憎分明,生气勃勃又随遇而安。去过许多次乐山,我心里差不多也有一个答案了。也许是扣住了因果,每每想及,我总是想起那个地方,连做梦也只梦那一个地方。

      老霄顶是乐山城区地势最高的地方。梦里的老霄顶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样子。梦里是没有声音的,但我却好像听见了蝉鸣,隐于那随风而动、起起伏伏的榕树叶中。

      树下,是一池碧水,有一小石桥跃于其上,直通孔庙。再往上,是红墙绿瓦的庙宇,层层叠叠立于山间。沿着石头阶梯向上,是妈妈的家,挨着教室不远的家。

      我站在那里,静静地看,就静静地看。操场是水泥制的,跑道是塑胶的,有些已经翻了片,长了草。正中是一株大皂角树,恣意舒展着它的身姿。小小的、黑色的皂角掩映在遒劲、庞大的枝干中,枝桠好似要托住苍穹。我听得见它心脏的跳动,血液的涌动。

      那一排老旧的教师公寓,前面种着紫荆花。粉红的花瓣落下来,遮了我的眼。岁月给他们添了伤痕,他们仍静谧如初。

      梦醒了,老霄顶的山上已经建起好多栋高楼,我再也见不到那么蓝的天了。就连那皂角树,也被砍去了手臂,上面的祈愿符掉了一半。听说那栋老教学楼,也要被推掉了。

      迟钝的我才发现,那冥冥中的因果,不仅是那庙、那楼,而是那血缘。我的外婆,是乐山二中的退休老师。严格是不必说的,耿直耿言更是给她的生活造成了不少障碍。

      因为外公常年在外地工作,她一个人带着我妈妈和舅舅,辛苦操劳。表面上刚强坚毅,但在茫茫夜色中,灯盏一只时,委屈盖过不甘,思念涌上心头,也会掩面而哭吧。一双儿女,传了她的风骨和衣钵,现在承欢膝下。岁月长留,也就如此。

      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”在生活中所遇到的许多事,在你坦然的那一刻,或许会发现风雨都消失殆净。

      秋风萧瑟,冷风吹起满地黄叶,远方的夕阳如同一只酸酸的橙子挂在天边,苍茫萧索。我走在小石子铺就而成的林荫道上,手漫无目的地摆着。

      自我出生起,记忆力总少不了姑父的身影。他总是喜欢抱着我,把我举高,我会兴奋地挥舞着小手说:“举高高!”现在回想起来,总会有一丝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微笑挂在嘴边。

      可是,那么美好的回忆,都因他的离开,化为泡沫。这个世界上的风云变幻,好像都成了我一个人的了。又一阵寒风吹来,树叶悠悠然地飘落到地上,我紧了紧外套。

      姑父在初秋去世,轻轻地离开,却不似“不带走一片云彩”的云淡风轻,而是带走了那些属于我的温暖。剩下我一人独自看时光再把斜阳席卷,回忆里的画面破碎成沙流过指尖,渐作入骨沉疴。还是痛彻心扉。

      从未想过,一个人的离开会带走什么。现在明白了,带走的是记忆。姑父走后,我梦见过一次他与姑妈的合照,但无论如何我都看不见姑父的脸。这就是,模糊了,遗忘了。

      树干下堆积着许多落叶,它们会渐渐化作肥料,为来年的新芽输送营养。想到这里,我停下脚步。开始就是结束,结束恰恰也是开始。姑父走了,但并不代表他真的消失了。他只是去了远方,如同蒲公英,一柄柄小伞离开哺育自己的草地,飞向远方,撒下种子,重新开始。

      姑父也留下了种子——他的儿子。他的儿子努力学习只为读医,因为他知道父亲离开是由于一种不治之症。当然,这也是他的执念吧。所以说,他儿子身上有着姑父生命的延续。

      当我想明白这一切的时候,我也算是坦然了吧。坦然面对姑父的死,以另一种视角去看待这件事情,将会释怀。

      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”当你站在时间尽头再回首一望时,你会发现,在自己的生命里,并没有晴天和雨天! (指导老师刘昭华)

      我很小的时候,爸爸、妈妈在外打工,我跟爷爷、奶奶生活在一栋泥巴做的瓦房子。那时我五六岁,姐姐在上学,没时间陪我玩,爷爷要整日整夜卖东西维持生活。我真的很孤单,幸好有奶奶陪我,关心我。

      我喜欢吃鸡蛋,家里穷,过节才能吃到一点,奶奶总是把她的那一份给我吃。我后悔我当初嘴馋,对奶奶说想吃鸡蛋。奶奶也想让我吃得好,所以中午悄悄地给我煮了一个鸡蛋。她不敢让爷爷发现,因为爷爷脾气不好,经常打奶奶,我都觉得爷爷有一点点小自私。

      奶奶给我端饭,里面有个鸡蛋,我惊喜得乱蹦乱跳,奶奶也非常开心。可这时,爷爷回来了,我吓了一大跳。在我碗里的鸡蛋,被他发现了。奶奶慌了,立马把碗用手盖住,可晚了。

      爷爷大发雷霆,拽着奶奶的衣服,打奶奶的背,嘴里还骂着奶奶。我真的看不下去,我不忍心看见奶奶被打。我哭得撕心裂肺,爷爷就是不停手,我当时就恨他。

      奶奶使出劲跑出了家,我也跟着跑,手里端着饭。我和奶奶蹲在一块大石头上吃,奶奶吃得很少,给我吃的很多。一个鸡蛋,她尝也不尝一点,都给我吃了。

      过了很久,爷爷气消了,我和奶奶悄悄回了家。奶奶把衣服撩开,背上全是红的,一片一片的。我当时又哭了,奶奶也哭了,自己揉着背,疼得发出声音。都怪我,我真是个不听话的孩子。

      奶奶做什么都护着我,关心我。宁愿自己受苦,也不让我受苦。我还经常不听话,常常任性,让奶奶生气。现在想来,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!

      直到奶奶去世了,我渐渐长大了,想起以前奶奶的一点一滴,奶奶那时有多疼我、爱我,可我竟然没有孝敬过奶奶,没有给奶奶买过一件新衣裳,没给奶奶洗过脚、捶背、做饭……

      那时候的我,跟着爷爷、奶奶生活,每天天还未亮就得出门,走好几公里的路去学校。中午是不回家的,每天早上把装有饭和一点菜的饭盒拿去食堂,食堂放锅里加热,中午能吃口热饭。

      若是早上忘了把饭盒拿去食堂,中午就只能嚼着冰冷的饭,就着冰冷的菜硬噎下去。好几次我忘记把饭盒拿去,中午只能嚼冷饭时,姐姐总是把她饭盒里的热饭菜倒一大半给我,再把我冰冷的饭菜倒一半给自己。

      那时候的她只有几岁,我也只有几岁。我什么也不懂,只是吃着热饭菜嚼得特别香。后来想起,我的眼泪总是忍不住地大颗大颗地打在手背上。

      我是在姐姐的陪伴下一路走过来的,与他有关的记忆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——每当过年时节,家里总是会来客人,他也是其中一员,爷爷、奶奶每次见到他总是笑着,让我叫他“父亲”。

      长大一点,他却和母亲分开了。母亲带我走的那天,我哭得厉害,一路上瞎折腾。我一直在哭,嘴里叫的不是他,而是我姐。母亲冲我吼,她的眼泪也一直在掉。

      也是那天,我和从小陪我一起长大的姐姐分开了。在我看见她犹豫许久转身走进房门时,我的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崩塌了,哭得不成样子。

      后来,母亲带我搬到了镇上,离学校近,不用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起床,也不用带饭盒去食堂,中午回家就能吃到热饭。那时的我还小,总觉得少了什么。

      不知什么时候,姐姐搬来和我们一起住,我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没问,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,仍然叫她姐姐,与她一起吃饭,一起睡觉。也是这个原因,让我和他的联系并没有彻底消失。

      那年,他回来了,带着我和姐姐去了他打工的大城市。那时的我长高了许多,已经快够到他的肩膀了。也是那一年,我第一次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漂亮的地方。

      在那段时间里,我第一次与他有了那么多的接触,知道他第一次来到这个大城市时,没有住的地方,只能铺两张纸板睡在街口。我看着他高高大大的背影,莫名的想哭。

      几年过去,我升学那年,除母亲为我四处奔波,我知道,他也在四处打听着,想为我谋个好去处。那天,他没去上班,领着我去学校面考。考场外,他被工作人员拦下时,还放心不下地跟我说别紧张。

      我走进考场,我知道,那扇门外他在看我,所以我没有任何胆怯。经历了好几个小时的考试,在走出考场时,在人群里,我寻找他的身影未果,我感觉到有人在唤我,便瞧见他向我迎面走来。

      那天回家时已经很晚了。我跟在他的后面走着,路边昏黄的光悬浮在空中,我看向他的身影,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与他差不多高了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      以前总觉得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,在我哭的时候他不在,在我受委屈的时候他不在,在我需要陪伴的时候他不在,可是后来,我才发觉,也许他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,但他真的用尽全力在做一个父亲该做的事。

      每当我在饭桌上挑肥拣瘦时,外公就会摇摇头说:“你们这些孩子呀,真是没吃过苦。哪像我们小时候,要吃没得吃,要穿没得穿,还挑拣个啥?”

      “还好呢,我们小时候在农村,家里兄弟姐妹多,父母忙着做农活、做家务,哪有工夫管孩子!家里孩子都是大的带小的,拉扯大的,还要帮着父母做事。一年到头难得吃几顿饱饭,更不要想鸡鸭鱼肉了。哪像你们现在,一桌子菜摆在面前还不爱吃。”

      “衣服也是老大穿了老二穿,破了打上补丁接着穿。记得有一年冬天,我的鞋子烂了没法穿,只好光着脚走几里路去上学。脚上长满了冻疮,又痛又痒,那滋味,别提了。”

      当我抱怨衣服不如同学漂亮,家里房子不够宽敞时,妈妈生气了:“知足吧你!你看看你才多大,就有自己的书房,衣服也装了一柜子。我们小时候,一家人五口挤在两间平房里,哪还指望有单独的房间呢?你还嫌这嫌那,应该吗?”

      想想自己,确实够幸福。一来到这世上,亲人们就围着我团团转。爸妈虽说算不上富有,但也从没委屈过我。好吃的,好穿的,好玩的,只要对我有用,都会买来给我。对我的教育也很重视,每周还会送我去学钢琴学画画,培养气质。

      每年暑假,爸妈还专门抽时间陪我去旅游,让我见世面,长见识。要问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,我觉得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兄弟姐妹,小伙伴太少。

      外公常说:“我活了70多岁,苦也受过,福也享了。中国是越来越强大了,老百姓的日子也越过越甜了,我这辈子也算没白活喽。将来怎么样,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表现了。”

      “我打你骂你,都是为了你好!”“你现在不好好学习,将来就得去当乞丐!”“我看你日记怎么了?你一个日记本怎么就不能看了?一个小孩子有什么隐私?”

      亲爱的爸爸、妈妈,在说这话的时候,是否还记得:有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或是一个平时高贵无比的小公主,因为你们脸色一沉,一句“我很生气”而放下青春期放荡不羁的自尊,甚至跪下,对你们说:“对不起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    “中国式”的教育,我们是在你们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中慢慢成长的。你们冲进我们的房间,撕毁我们心爱的图书、绘画,摔坏我们苦苦收集的昆虫标本,是你们一刀一 刀地剪掉了我们的梦!反过来,却说我们太荒唐,没有出息。

      我记得,曾经有一个女孩在一张纸上写过:“妈妈,您慢点儿,您一刀一刀剪掉的,那是我的梦啊!”然后,一个年仅16岁的女孩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过,而那张纸的名字,叫遗书。

      醒醒吧,你们扼杀的,不仅是孩子们的梦想,甚至是他们的生命!我承认,不对,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可你们呢?你们有那么一刻,觉得自己错了么?

      上午第四节课开始的时候,曾老师出奇不意地让戴子轩站在讲台上,子轩一脸的不解和吃惊,估计他的小心脏也“怦怦怦”地跳个不停。

      老师让她向后转,并悄悄地把她的语文书放在彭一蓓的抽屉里。子轩转身发现语文书不见了,曾老师神秘地说:“现在让我们来玩一个游戏。游戏的规则是用掌声来确定书的远近。掌声越大,离书的位置越近;掌声越小,离书的位置越远。”

      游戏开始了。戴子轩走到四大组的时候,掌声很小,好像在说:“不在这里,不在这里!”走到三大组的时候,掌声变大了一些,好像在说:“要到了,要到了!”

      有些同学故意用凌乱的掌声制造混乱,但她并没有放弃。我的手掌使劲地拍着,好像要裂开似的,心里说:“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呀!”

      她走到彭一蓓身边,张小院向她比了一个手势,她没看见。我想,她应该猜出是彭一蓓这一桌了。可是,老师宣布,时间到了。

      子轩上了讲台,闭上眼睛说:“我觉得我的语文书在彭一蓓的抽屉里!”老师的脸上带着微笑,同学们也欢呼雀跃起来。我不想让游戏这么快就结束了,真想再来一次。

      曾老师用游戏的方式告诉我们掌声的魔力,只要我们学习的方向和方法对了,就能赢得更多的掌声! (指导老师曾韵)

      吃过晚饭,夜幕悄然笼罩大地,四周安静极了,但家里的气氛却是热火朝天,因为吹气球比赛终于要开始了。

      妈妈当裁判,脖子上套着口哨,爷爷、奶奶拿着塑料瓶,敲打着发出“砰砰砰”的声响,为我呐喊助威。

      “预备!”随着一声哨响,我和爸爸握紧气球,猛吸一口气,对准吹气口,使劲吹起来。“呼呼呼”,气球随着我腮帮的鼓动慢慢变大。我憋足了劲,使劲吹着,渐渐地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,脸涨得发烫。我想,此时我的脸,大概和红苹果差不多了吧!

      随着气球越吹越大,我的呼吸越发难受。“要放弃了么?不,不行。一定要赢爸爸!”我在心里为自己暗暗打气,扶住气球,弯着腰,瞪圆了眼睛,把最后一点力气也要用进去。

      终于,一个大大的气球出现在我嘴边,圆滚滚的,煞是可爱。眼见胜利在向我招手,我赶紧给气球打结,好结束这场比赛。可是,气球太大了,我打结时特别吃力,只好放些气,谁知,这一放,整个气球“呼”的一下从我手边溜了出去。

      这下坏事了,因为吹的时候,气球里吹进了我的口水,随着气球冲天,天空中瞬间唾沫横飞,喷了裁判一脸。我不好意思地埋下头,憋着笑。裁判把口水擦掉,眼睛一瞪,故意生气地宣布:“由于红队气球乱飞,搅乱秩序,扣除1分!”

      这时候,爸爸已经差不多要吹好了。他得意地瞅了我一眼,深呼吸一口气,奋力最后一搏,取得一个完美的“ending”。谁知,他用力过猛,“砰”的一声,气球在爸爸嘴边爆炸了,真是乐极生悲啊!

      爸爸痛得哇哇大叫,赶紧跑到洗手间去了。爷爷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,奶奶一边笑一边替我加油,让我抓紧时间,抓住机会,彻底赢得这次比赛。

      我深知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稳稳握住气球,往里面使劲吹气。终于,在爸爸回来前,我完美地吹好了气球并打好了结。爸爸一回来,妈妈便大声宣布我获胜了。我欢呼起来,爷爷、奶奶也使劲拍手!

      这次家庭吹气球比赛,虽然过程中笑料层出不穷,不过,还是以我的胜利而结束,真是令人难忘的一次比赛。

      我们一直在奔跑,为拿到更多分数,为收获更多奖状,白天,学校、家庭两点一线;晚上,往往是深夜,我的台灯仍然陪着我,看我的笔在习题本上“沙沙沙”。

      周末,宅在家里,又是一天的辛苦。做了许多题,到傍晚,头皮发腻,摸了一把,手上都有油。想想自己过的生活,本打算着去旅游一趟,却发现案上作业四伏,跟平时一样忙。把笔往桌上重重一戳,看墨水给压出来,疼吧,我也为自己心疼呢。

      走到洗手池,拧开龙头,热水顺溜溜滑出来。头向下,让水打湿头发,这才清醒了许多。清醒以后,看到许多头发,有黑发,有白发,白发更多。我发怔了好一会儿,直到水流到我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我把水放大,想要冲掉头发,却怎么也冲不尽。头发一丝一缕,每一根都是愁吧?

      我默默走到书桌前,看着桌上摆放的相片。年轻的爸妈,被他们抱着的我。那时,他们的头发多好,初为人父母的喜悦,洒在他们脸上。孩子在长大,学会了走路,又向往着奔跑。

      想去很高的山,想去看很蓝的海,想拜访喜欢的诗人生活过的地方。一路奔跑,一直想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,很努力,却又不见得多能吃苦,所以也有抱怨的时候,也会哭鼻子。

      我们在奔跑的同时,时间也没闲着。时间日复一日见证着我们长大,温情地看我们一点一滴地进步,也日复一日在催人老。是谁,在牵手又放手,转身又回头之间,让寄托感情的头发,染上了雪花。

      这一辈子,总有愁不完的事啊,自打有了孩子,有了那一声啼哭,要愁的事就更多了,要把一株小苗养成一棵树,要浸透多少血泪。头发走了,受不了这天天月月年年的煎熬。在老去这件事上,时间可不大温情。

      但他们无悔,在我用力奔跑的同时。没有人告诉我他们的头发掉了这么多,白发这么多。我不曾注意,我又何曾注意过?总觉得自己是个忧伤的孩子,太多的事情值得我忧伤。我是一个林黛玉,直到偶然看到了水池里铺满的头发,难怪他们叫烦恼丝。

      我爸妈很辛苦,比起我的辛苦,他们是真苦。他们悄悄把泪往心里咽,明知生活不易,却尽量让我看到他们的轻松。能有多轻松呢?当我在书桌前发呆很久,又走到他们跟前,他们在熬夜工作,午夜时分的他们,昏暗的灯光掩不去他们的倦意。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
    下一篇:没有了